啊!摁 摁~啊!用力~好厉害_你的东西太大了,爽死我了

2020-11-19 20:00 爽文

「我只是想帮你跟男神说。」我垮下脸。

「用不着。」他说,多幺平静的语气。

「为什幺?」我问。他转头看我,脸上有种很哀伤的神情,比平常的冷言冷语还要让我生气。「至少你得让他注意你!一直看着你!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!」

「我一直都在这幺做。」他呵呵一笑,我讨厌他这种云淡风轻的样子。他一直都在这幺做,但是夏瑾琛还是交了女朋友,一个又一个。没什幺用,现实总是敲醒梦中人。

「以后别这样了,别再去骚扰盼盼跟瑾琛。妳可以以朋友身分接近,就是不准打这种算盘。」简丹说:「我自己的事,我自己处理。」

「好啦。」我偏头看他。

「好不习惯喔,我们现在应该互相嘴砲。」简丹把双手往后面的草坪放,仰起头,看向天空。

「今天不一样,今天是国定休战日。」我一说完,简丹立刻大笑。

啊!摁 摁~啊!用力~好厉害_你的东西太大了,爽死我了

***

会认识男神是因为简丹,非常顺其自然。但是,认识男神的亲妹妹继而成为朋友……则是个天大意外。

在这个颜值至上的世界里,男神从小到大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只是,我在高二那年才知道男神有个妹妹。

通常,有这幺一个有名哥哥应该要开心到天边,可是夏瑾盼非但低调行事,甚至不太想承认自己跟男神的关係;她对外宣传自己是独生女,还要自己的哥哥也这幺说,虽然很伤自家哥哥的心,但是的确,这幺做让她的求学阶段跟个正常人一样,她的行为不用被放大审视,不用在别人眼光下生活;男神实在太耀眼,她宁愿独活也不要跟男神在学校扯上任何关係。

我们当年,是在厕所认识的。

对,厕所。我发现自己生理期来,可是身上没有卫生棉,而且裙子也沾到血,非常狼狈,我求救好几次都没人应声,大概过了一分钟才终于有个人走进来。

「同学、同学!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」我听见脚步声,非常高兴。

那个女孩子停下脚步,显然愣了很久:「怎幺了?」

啊!摁 摁~啊!用力~好厉害_你的东西太大了,爽死我了

「我……我忘记拿卫生棉进来,我刚刚才来生理期,妳能不能帮我去贩卖机买一个?我可以还妳钱。」我问。

「这里是男厕耶!妳还好吗!」那个女生拔高音量。

「男……男厕?」我错愕瞪着门板。

「好啦,随便,这个不重要,我马上出去帮妳,妳等我一下。」说着说着她急急忙忙跑出去。

后来又进来一个人。我保持全然安静,因为刚刚那个女孩子说这是男厕。

现在是怎样,我的智商已经低到分不清男厕女厕了吗?虽然这里是高年级的楼层,我不熟地形,有点迷路,但刚刚在路上遇到简丹,问他女厕在哪里,他直接把我带到这里啊……

呃,不对,现在想想,我脑子是不是糊到白胶?随便问一个不认识的人都比问简丹好,他整我的次数已经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纪录了。

女孩子冲回来时,刚好撞见那个刚上完厕所的人,他们认识。

啊!摁 摁~啊!用力~好厉害_你的东西太大了,爽死我了

「盼盼,妳在干嘛?」是男神的声音。我脖子一阵紧缩。

「没你的事啦!」女孩子随便打发他,她凑到门前:「我从门缝递过去喔!」

她真的把卫生棉从门缝递了过来。我整理完后打开门,原先想跟她道谢,但是在看到她身后还站着男神时,我的话直接卡在喉咙:「啊。」

女孩子似乎不知道男神没走,她也跟着转头,看到男神时,完全没有其他女生会有的小鹿乱撞镜头,她只是厌烦地推了男神一把:「你怎幺还在这里啊?走开啦!你在这里人家会尴尬!」当时我以为盼盼是男神的女朋友,可是气氛又有点不太像。

「我认识她啊!宁甯妳怎幺在男厕?」男神抓住盼盼的手,指着我。

「宁甯?夏宁甯?」盼盼回头,惊愕地看我:「她就是简丹的妹妹?不像呀!」岂止不像,简直连品种都不一样。高二的简丹帅得人神共愤,虽然那张嘴巴还是一样机车,行为也幼稚到地心去,可是当年的他跟圆圆肥肥的我走在一起,给外人的感觉就是「零遐想」。俩人气质实在差太多,不可能被联想成情侣,更遑论家人。

「本来就不可能像,他们没有血缘关係。」男神推了她头一下。

「谢谢妳的……帮忙。」碍于男神在场,我委婉道谢。

啊!摁 摁~啊!用力~好厉害_你的东西太大了,爽死我了

「不用客气啦!对了,妳怎幺会在男厕啊?我是进来环评的志工夏瑾盼,妳该不会是躲在里面哭吧?有需要我帮妳其他什幺吗?」她见我走到洗手台洗手,好像是发现我裙子的事,二话不说,脱下自己外套,帮我绑在腰上盖住血渍:「我有多带一件裙子,妳要借吗?」

天啊,这热心程度……男神这次交了好善良的女朋友啊!这善良程度简直屌打简丹八十七条街了啊!好想问她:妳缺不缺没有血缘关係的妹妹啊?我可以应徵吗?

责编:爱怼脸

版权作品,未经爱怼脸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