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2020-10-02 23:00 爽文

一来到驿站,艾莉亚就被站前的圆形喷泉给吓呆了,即便造型简单,甚至还有些粗糙,但这也不是在此时代应该出现的产物啊!

(竟然连罗马时代才会有的建筑物也出现了)艾莉亚轻叹一声,无奈的摇摇头。但想到既然铁道马车都能出现,那幺会有喷泉应该也不算太稀奇了。

「走了啦!乡巴佬。」阿德开口催促着,顺手还轻推了一下,看见艾莉亚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,忍不住嘲笑的说:「别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,这种喷泉到处都是。现在就这副德性,等看到了孟裴斯的喷泉,那岂不是下巴要掉下来了?」

(废话,孟裴斯是首都,当然一定盖的宏伟壮观,与众不同。)艾莉亚心中翻了个大白眼,随即开口反问:「这些喷泉的水源从哪里来?是谁做的呢?」这才是她真正想知道的事。

「水源?我想应该是来自我伟大的尼罗河吧!至于建设的部分则是由安格尔大人负责的,而且我们现在喝的水,只要经过公共的过滤系统再煮沸后即可饮用,比以前要特别凿井方便多了。」

(这群人真可怕,完全活用了我以前留下来的设计。)

看见人群纷纷走去喷泉前洗手洗脸,艾莉亚也跟着走过去有样学样的照做。

「这水不能喝喔!」阿德看着正在洗脸的艾莉亚,好心的提醒说:「要喝驿站里面有卖饮用水,也有卖吃的。」

「嗯。」艾莉亚拿起披巾轻拭脸上的水珠,脸上虽然挂着一丝微笑,心里却是五味杂陈。

因为这套系统可正是出自她之手啊!当初在建兵工厂时,就是由艾莉亚先做了初步规划,后来画白城的设计图又加了许多不同的变化,只不过没想到现在竟扩大到了埃及各地。

如今被阿德当做什幺都不懂的乡下人,还这般好意的提醒她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「哼!谁叫我装得这样像。」即便心里百般无奈,但面对这种情况,艾莉亚也只能自嘲一笑了。

***

过了好一会儿,听见车伕不断的摇着手中的铃铛,通知乘客儘速回到马车,準备上路。

俩人听了,随即拿着午餐回到马车包厢里。在一阵子吃吃喝喝之后,阿德伸了个懒腰,打了一个大哈欠说:「我又要睡了。」

「你这样白天一直睡,晚上是要做……」小偷两个字被艾莉亚硬生生的吞了下去,因为眼前这个人本来就是小偷啊!

「没错。」阿德闭着眼,一脸沈重的淡淡回答:「晚上的确要出去一趟。」

「喂!你不是有答应过我……」

「哎呀!不是妳想的那样啦!」阿德打断艾莉亚的话,语气不耐烦的说:「反正妳别吵我睡觉就对了。」说完把头转到另一侧。

艾莉亚斜睨了阿德一眼,也把头撇过去看窗外的风景。但她根本无心观看,因为艾莉亚心理明白,即便他们是相偕同行,事实上却都各自有不可告人的祕密。

这一路上她从阿德身上获取情报,是为了让自己能儘快了解目前的状况,以便能做出正确的决定。至于阿德呢?或许是想藉由聊天、讲八卦来排遣心中的不安吧!

只不过纵然如此,该来的总是会来,他们俩最终仍须各自面对自己的难题。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思绪一转,艾莉亚又想起了美尼斯,只是这次想到的是美尼斯四处征战的这件事。根据阿德的描述,当时大家一致公认美尼斯是为了寻找她才会向各国出击,这是所谓爱的表现。

但美尼斯自己应该很清楚,她是穿越过来的,这幺做根本不可能会找到她。况且艾莉亚主张和平的立场,向来是非常坚定与明确。所以若是真的爱她,为何又要打着找寻艾莉亚的旗帜,行扩张领土之实呢?如此蛮横的行为只是满足了美尼斯的野心,却令她揹上引战之罪名,甚而招来杀身之祸。

即便是在这个肉弱强食的时代里,唯有展示强大的武力才能让其他国家屈服。但艾莉亚仍是希望美尼斯是自己想打就打,不要拿她当作出兵的理由。

想到这样,艾莉亚忍不住长叹一声,或许这根本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。事实上,历史上流传着许多红颜祸水的故事,其实根本都是古代帝王们争权夺利的藉口。尤其是开国皇帝,在拥有强大的武力做后盾之下,几乎每个想到的都是要开疆扩土,于是乎拿出一堆假道学的说法,派兵攻打周遭的国家,只为了确保自己的江山和地位,这样不但能为后代立下良好的基础,同时也能在历史上留名。

站在帝王的立场,这种做法是无可厚非,可以谅解的,但艾莉亚并不想淌入这场混水之中,她自始自终都只想当个旁观者。

遗憾的是她和美尼斯之间从相识到相知也才不过短短的二个多月,要如何能真正了解到对方呢?再加上穿越造成的时差,在现代的一个月,到了这里却已是过了七年,在这漫长的岁月中,从原本的不太了解到现在的更加不了解,横梗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只会愈来愈多。

(所以就算真的见了面又能怎样呢?)艾莉亚不禁再次的叹了一口气,又开始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见面。

就理智客观层面来讲,跟美尼斯见面不过是想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,对调查传送之谜并没有帮助,那自己又何苦执着于此?只不过去孟裴斯的决定仍是不会改变的,因为白城是根据艾莉亚的设计图而建的,身为设计师的她无论如何都想去察看一下。而且若美尼斯要展现国力的话,这座白城绝对是向各国炫耀的最佳成果,艾莉亚可不想放过实地考察自己心血的宝贵机会。

不过思考了半天,这也仅只是艾莉亚目前的想法而已。因为这几天以来,艾莉亚就是这样根据一些听到的消息,揣测着美尼斯的心态,一下子心疼不捨,一下子迷惑不解,如此不断的反反覆覆,像是摘着一片片花瓣般,猜想着美尼斯到底是爱她?还是不爱她?

面对不可知的未来,艾莉亚心理矛盾极了。

***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到了阿玛尔那城的车站时已经天黑了。儘管路上灯光微弱,阿德脸上却是没有半点迟疑,一路带着艾莉亚往今晚要住宿的旅店走去。

不久,二人转了个弯,眼前出现了灯火通明的屋子,在这漆黑的路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

艾莉亚看了一眼门前挂着的牌子,上面写着豪斯饭店二馆。觉得有些似曾相识,但却又记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有见过。不过才跟着阿德走进屋里,艾莉亚马上就被另一个东西吸引了目光,那是一个放置在屋子角落的风扇,靠着专人用脚踩着踏板而不停的转动,吹出来的风不但可以保持室内的空气流动,同时那人手上还可以做着其他手工艺。

(想不到连这件东西也普及了。)艾莉亚还记得这也兵工厂的研发部人员做出来的,她还帮忙调整过扇叶。只不过当初是手动,现在是脚踩,变得更加方便了。

经过这几天的一连串埃及科技大跃进的洗礼之下,艾莉亚忍不住想到万一那天埃及人发现了动力来源,那幺工业革命将会提早一千多年出现,照这样发展到现代,人类科技文明还真不知会变成什幺模样?

「喂!妳嘛帮帮忙,这里人多妳给我收敛一点,不要一直盯着某样东西看,很奇怪。」阿德拉着艾莉亚,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。

「看来二位是第一次来到我们饭馆呢!」一位妇人面带微笑的说着。

艾莉亚转过头看着这位妇人,发现她虽然身穿着店里的制服但腰带却是与众不同的亮金色,和善的面容,微胖的体格,想必她应该就是这家店的老闆娘吧!

「很久以前我曾经和我先生来过一次呢!」阿德礼貌性的点头致意,语气优雅的回答,「倒是我妹妹是第一次来这里。」

其实阿德是认识老闆娘的,只是以他现在的情况而言,是绝对不能洩漏出自己的身分。

「真是非常感谢您的再次光临,这次还带上年轻的小姑娘过来,实在是令我们小店蓬荜生辉呢!」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艾莉亚一听,环顾四周发现真的有不少人正盯着她看,立即将披巾拉起来盖着头,把自己包的紧紧的。

阿德见状,顺势跟着说:「老闆娘,我妹妹第一次出远门,非常害羞,能不能帮我们找个较隐密的地方用餐。」

「没问题。」老闆娘一把拉着艾莉亚手,笑容可掬的说:「现在刚好包厢没人,我带妳们过去。」

虽然艾莉亚是不介意被牵着手,但老闆娘的手确是相当的不安份,不但又捏又抓,甚至另一只手也伸过来,不停的抚摸着她的手背。

(有没搞错,哪有人这样牵手的?)艾莉亚想把手缩回去,但竟被老闆娘牢牢的抓着。下意识的转过头,却见老闆娘脸上充满暧昧的神情。

「姊!」艾莉亚急忙叫着走在另一侧的阿德,顺便用手肘顶了他一下。

「干嘛!」阿德回了一声,顺着艾莉亚的眼神看过去,随即意会过来,笑着说:「哎哟,老闆娘您太热情了啦,这样会吓到我妹妹的。」

「都是女生,有什幺关係嘛!」老闆娘白了阿德一眼,接着露出怜爱的表情,语气温柔的对着艾莉亚说:「就让大姊姊摸一下,好不好?」

艾莉亚二话不说的猛摇头,但老闆娘竟然完全无视,仍是一面玩弄艾莉亚手一面带着她们走进包厢里,才刚一踏进门,艾莉亚赶紧挣脱老闆娘的魔掌,直接朝最里面的位置坐下去。没想到老闆娘居然也跟着坐在艾莉亚的旁边,令艾莉亚吓得急忙双手紧扣放到另一边,儘量离她愈远愈好。

对于眼前的情况,阿德虽然也是不甚明白其原因,但他直觉感到将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,脸上不禁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,期待着接下来的后续发展。

(可恶,一个像变态,一个竟然想等着看好戏!)艾莉亚察觉出目前的状况,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,但又不知该如何应付,只能低头着不发一语,以不变应万变。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「这位姊姊如何称呼呢?」

「叫我阿德就可以了,我是家中的长女,所以名字取得比较男性化。」阿德特意的解释一下,以免对方起疑。

「是啊!在很多家庭里,头一胎生的是女儿的话,都会这幺做呢!」

「请这位妹妹呢?」

(哪来那幺多废话。)艾莉亚故意撇过头去不回答,以期让对方知难而退。

阿德见状,立即开口打圆场说:「不好意思,我妹妹被家里的人宠坏了,脾气比较大。」

「没关係啦。」老闆娘不以为意,仍是满脸笑容的说:「其实我并无恶意,只是想说尽点地主之宜,看妳们明天是否有空,我可以用我的马车带妳们四处走走,逛一逛。」

「承蒙您的好意,但我们计画明天一早便要出发去孟裴斯,所以可能要改天了。」

「那妳们今晚的住宿和明天的直达马车的票订了没?」老闆娘非常关心的问。

「还没有呢!不知是否能请老闆娘帮我们安排一下。」阿德也十分有礼的回应着。

「没问题,等一下我就通知客房部给你们整理一个房间出来。」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「要有两张床的喔!」艾莉亚突然冒出声。

「为什幺?」老闆娘瞇着眼看着艾莉亚,调侃的说:「难道说是妹妹的睡姿不好吗?」

「她是我最小的妹妹,自从家人都外出工作后,她就一个人睡惯了。」阿德担心艾莉亚不会应付,连忙抢先一步回答。

「嗯!好,我会特别跟客房部交待。那个马车呢?要一般还是包厢?」

「包厢好了。」

「我就知道阿德姊姊应该是最疼爱这个妹妹了,换作是我,有这幺可爱的妹妹,也一定会把她宠上天了。」

(才怪,一个是装的;另一个绝对是变态。)艾莉亚愈来愈确定这个老闆娘肯定是有问题。只不过明天就要走了,现在也只能硬忍下去。

「其实……我倒是不觉得她有哪里可爱啦!」话才出口阿德急忙用手摀着嘴,掩饰即将笑出的声音。因为这一路走来,说艾莉亚是个土包子还比较贴切一点。

「这幺会呢?妳妹妹愈看愈得我缘,而且这个肤质……」老闆娘话还没说完便伸手往艾莉亚的手臂一路轻抚滑下去,「多好啊!」

艾莉亚被这幺一摸,不自觉抖了一下,瞬间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

「这样好了,你们先点菜,等吃完后招待你们免费洗澡,尤其是这位妹妹,我可以亲自帮妳做全身的精油按摩,相信我,等妳去过角质后,皮肤会变得更好更滑嫩喔!」

囚禁h强迫_bg强迫贞洁

「不要。」艾莉亚终于再也忍无可忍,站起来断然拒绝。

阿德心中暗叫一声惨了,这幺不给面子的回绝,一定会把气氛搞僵的。

「妳……」老闆娘一脸震惊的望着艾莉亚,缓缓的站起来,突然一把将艾莉亚拥在怀里,神情激动的说:「就是妳了。」

(搞什幺啊!)艾莉亚拼命的扭动身躯,不断的试着挣脱,但想不到这位比她高出半个头的老闆娘,力气却是如此之大,而且她愈是挣扎,老闆娘愈是紧抱不放,甚至还表现出一脸陶醉的样子。

(这个人……到底是想怎样?)对于这无法摆脱的情况,艾莉亚心中感到惊慌不已。

就在此时,耳边却传来……

「哈哈哈,哈哈哈,受不了了,笑死我了……」

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竟然就这样的扭抱在一起,面对如此超展开的剧情,阿德再也忍不住了,只见他双手抱着肚子,从口中发出一阵阵的爆笑声……

责编:爱怼脸

版权作品,未经爱怼脸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相关热点
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