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2020-07-31 20:00 爽文

『学姐,妳对冷冰冰的男人有兴趣吗?』

最后,我还是没能理解孟涵的语中含意。

……能理解才真的是见鬼!

没头没尾的话,谁能知道她想表达什幺?!

唉,算了,反正这也没有困扰我太久。

反而是另外一件事情让我生不如死啊──

发表完的这天晚上,拖着疲惫的身躯,跨上学长的摩托车,看起来像是重机,不过我也不确定,但是我完全没兴趣,所以也没有问过,总之,我们一路狂飙到K世家。

为什幺要狂飙?啧啧,那是因为出发之前,他老大爷突然这幺说──

『欸,花乐发,妳觉不觉得我的头髮好像分得太过去右边了一点?』

『吭?妳说我无聊?拜託!看一下嘛!』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『是不是!等我一下,我去吹一下头髮。』

而我只能嗯嗯哦哦地带过,没办法,谁叫人家是大爷,而我只是个小婢女。

总而言之,我们整整拖到约定时间的前五分钟才出发。

到的时候已经六点五十。

然后,让我讶异的是,整整迟到二十分钟,我们竟然还是第一个到的!

抽了抽嘴角,一种快中风的感觉。

「我要回去了。」拉着学长,我转身就要走。

学长却面不改色,反将我扯到了某个靠窗的位置,「别这样嘛,再等等。」

开什幺玩笑!老娘可是牺牲睡眠时间,千辛万苦、跋山涉水来到这里的耶!现在竟然连个鬼影都没见着!

「我要回去了。」浑身怨气,我眼神死地又重複一次。结果……

「啊!来了、来了。」学长。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「嗨!小易,不好意思迟到了。」学姐。

「没关係、没关係,学姐是大忙人。」学长。

我趴在桌上,昏头昏脑,所有声音传到耳里,都已经一片迷茫,此刻只有一个念头:

我要睡觉、我要睡觉、我要睡觉,直到──

「嗨,乐乐好久不见啊。」

一道甜腻的嗓音飘入耳里。

我瞬间惊醒,对上学姐的视线,愣了半晌才乾笑道:「嗨,羽宁学姐。」

她回我一笑,搞得我鸡皮疙瘩掉满地。

羽宁学姐,正是我的大四直属,曾经是系学会会长,蓄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,白皙的肌肤好像吹弹可破,立体的五官,精巧的鹅蛋脸,就是美人胚子一个,温柔婉约,大方善良,无可挑剔的一等一美女,堪称是未来的设计之星,头脑啵棒。

这是,我刚认识她时的想法。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后来呢?

唉,老话一句,不要问,你会怕……。

「乐乐啊,最近过得如何啊?」

「呃,还不错啊……」

「有没有交男朋友了啊?」

「……」

学姐单刀直入,吓得我一身冷汗,无言以对。

「唉?怎幺不说话了呢?」

「我觉得上次那个学弟挺可爱的呀,叫什幺来着……张?还是王?」

「还是妳比较喜欢工程系那个学长?」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「啊啊!或者那个什幺系的硕士生?」

八卦。

异常地八卦,学姊什幺都好,就是只要一扯上这话题就没完没了。

当然,如果她谈论的对象不是我,那我会很有兴趣听的,可惜,我说过了,我的人缘可是逆天的好,收过了无数的情书与巧克力,所以,她的话题永远都围绕在我身上……。

「唉?今天只有我们三个吗?」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我机智转移了话题,想堵住学姐聒噪到让我快倒胃口的嘴。

学姐挑挑眉,看了看四周,「大一的学弟呢?」

啊哈,转移话题成功!

「不知道耶,好像还没来,不然我们先点?」学长也四处张望了下。

「好啊!好啊!好啊!我们先点吧!」

我开心啊!成功堵住学姐的嘴,接下来只要埋头苦吃就好了。

至于什幺大一学弟什幺的,跟我完全没关係。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其实我根本从来没见过我的大一直属,所以连他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,甚至连他的名字我也完全没听过,我这个人算是没有责任心的学姐,对于新生一概不理,没有参加任何社团,也没有参加系学会,大部分的时间,都在图书馆,或是打工,或是工厂做模型,不然就是分组业的时候,需要开会。

学校对我来说,只是个混学历的地方。

虽然一开始也是打算以后找个设计师的头路,但是在越来越后来的以后,我发现「设计」这件事情,对于生性恬淡的我,完全不适合!

竞争,一个接着一个,排山倒海而来,慌乱的我,手足无措。

尤其当别人的作品一个、一个都比自己好的时候,那种无力,无以言表。

再加上,我是莫名其妙进来的。

所谓莫名其妙,就是成绩到了,是我选学校,而不是学校选我。很好,verygood。

但是,那时的我对于未来依旧茫然,人家说这个好,我就填了,第一志愿,上了,可喜可贺。然后呢?没有了。

「工业设计」四个字,在我的人生里面,轻如鸿毛,却又重如玄铁。

这不成平衡的比重,压得我喘不过气。

其实,很早以前,离心早已悄然暗生,只是顾念着家里那两老的期望,我还是撑到了二年级。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但上次学长只用了一天,就把我磨了好几天的椅子弄好,虽然很开心不用被当掉。可是,感觉还是很差的。

我什幺都做不好……。

唉,扯远了,镜头麻烦,Mark回来。

总之,我要表达的就是,我不认识那个学弟,而且不想认识,也懒的认识。

而命运,却总是那样不遂人愿──

「不好意思啊!来晚了!」

人生啊,还真是各种的不可预料呢。

「学弟吗?没关係、没关係,快来坐。」学长伸手招呼,

好熟悉的声音啊,我好像又感受到了。

「三位学长姐好,不好意思,有点事耽误了点时间。」学弟拉开椅子,坐下。

两年前,那场暴风雪下的,冰天雪地……

趴在墙上打屁股h_夜夜春宵伴娇老扒

「乐乐学姐,还记得我吗?」

方世达──我素未谋面的直属学弟,竟然是他?!

那个把我当成备胎的家伙!

责编:爱怼脸

版权作品,未经爱怼脸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相关热点
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