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_美红白洁列车被

2020-07-31 12:00 爽文

隔天上学苏小倩跟陈柔安并没有特别注意她晚回来,可能觉得只是找老师也没兴致知道。

老师宣布下堂课要去音乐教室,却想到那天梁澄弹得那首曲子好悲伤,为什幺会想听下去?

下课很快收拾好书包,并跟苏小倩她们打个招呼离开,她们有点讶异看着,「温馨明天见。」

想了一个晚上温馨还是决定要教戴圣育英文,他们母子对她做的是不可原谅,但不想像过去一样碰到问题就逃走。

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,可能是太早到,从书包拿出国文课本,温习明天的小考。

良久,一个人冲忙跑进来,用力把书包重重的砸到桌上,「烦死了,只不过不小心打瞌睡……」

「嗨,温小心又见面了,你不会是要教戴圣育吧?」他露出不可思议眼神看向温馨,手掌温热贴着她的额头,「奇怪又没有发烧,难道脑子出问题了?」

温馨愤怒推开他的手,「谁脑子有问题?我只是……好心罢了。你不会跟蹤我吧?」

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_美红白洁列车被

梁澄确实是担心温馨会想不开,才特地躲到二甲的教室外,偷偷跟着她,却想不到她比想像中还要快振作,以为女生都会哭哭啼啼至少一个礼拜,让他觉得温馨跟一般的女生不太一样。

他撇撇嘴,「放牛生来老师办公室很正常,谁跟蹤你了。」温馨笑笑着说,「那好,我也不想要管你。」

良久戴圣育进来,看见温馨身旁的梁澄非常冷淡瞪着,几乎把梁澄当作透明人,从头到尾只跟温馨一个人说话。

说穿了他只是怕梁澄拿着把柄威胁自己,他是没差但是妈妈可就不一样,身为学校老师竟然放任学生对着女同学进行强暴的行为,被揭穿可不是一句辞职不干就能解决,严重的话被教育局告又或者是学生家长,他可一点也不敢想像。妈妈也是为了自己,都是自己太冲动才会对温馨……其实他老早就想找温馨谈谈,却没想到她比预期还要早,她主动说要教英文是不是有阴啊?

在他们两个人的眼里,温馨却异常认真教导英文,準备许多讲义跟考试卷,看起来一点不想要指导模样,跟昨天完全判若两人。

「我讲有点快,你有问题吗?」她冷冷看向戴圣育。「我很聪明,学妹那幺认真替我上课怎幺能有问题,学妹直接叫我圣育或是学长,不然好生疏。」他打趣的说。

温馨心里白他一眼,昨天才对自己做过分的事,现在却想要跟她装熟。

她只是表面叫着学长,叫他名字让自己觉得好难受,果然还是无法轻易忘记昨天发生的事。

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_美红白洁列车被

「戴圣育你没看见温馨一点也不想要叫你,脸皮真厚昨天才对她做……现在却要人家亲暱叫你。」两人作势要打起来,温馨只是看好戏的心态完全没有要阻止的意思。

「温馨我真的不是故意,只是要气我妈,你就不能装作没发生过吗?」温馨朝着他用力瞥一眼,「好啊,那我也找一个人对你强暴,如果你也能当作没发生过,我也能。」

戴圣育几乎被温馨的话给激到要动手打人,「我又没真的对你怎样。还是说你只想要有人对你负责?我可以啊反正学妹长得漂亮又是资优生,我想我妈一定举双手赞成。」

温馨没想到他跟韩老师真像,依旧再利用自己。

「跟你交往就倒大楣,你是老师小孩又怎样?只会耍特权还会什幺?」戴圣育这时忽然才发觉,刚才上课时温柔的温馨其实只是演出来,现在才是他的真实模样。

他冷冷说着,「原来这才是最真实的你,温馨这两个字在你身上一点也不像,应该改名叫温腥。」

「你不配叫温馨。」

温馨没有任何反映脸上惨白,戴圣育似乎觉得自己呛赢了开心走了,临走前还开心比个耶。

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_美红白洁列车被

梁澄敲着她的脑袋,「别理他,那种人就是以为自己厉害,前几天不是问你为什幺叫温馨却一点也不温柔,现在我得到答案了。」

温馨傻眼看着,刚才的行为分明告诉他自己一点也不温馨,他是又知道什幺了?

「刚才的你才不是最真实的,我们当朋友我要探究你最真实的模样。」梁澄伸手握住温馨,就像第一次见面要跟人交朋友。

温馨满腹怀疑,这人果然有病,她才不想要跟放牛生当朋友,传出去还得了。

「我不需要你这个朋友,你觉得我会缺朋友吗?」她有点心虚,又有谁是真心对她呢?

「我知道你不缺啊!你不想要没关係,总不能阻止我吧?」温馨无言看着她,结束后被梁澄卢得很烦,只好跟他一起搭公车回家。

「耶,以前都没有人陪我搭车回家。」主要是梁澄下课时间太早,回家又没有大人在,只好在学校待在爸爸快要下班回家,在搭车回家。

温馨没有理她望向窗外,「为什幺想跟我当朋友?你个性外向应该人缘不错。」

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_美红白洁列车被

梁澄想要说如果只是担心她会想不开,就像妈妈一样,不过这些话他没有说出口。

「当朋友哪有理由,大家不是都看谁顺眼就跟谁当朋友。」

温馨想起初次跟苏小倩她们成为朋友的那幕,当时并不是看她顺眼,而是自己刚好坐在她们附近,陈柔安主动跟她说话,一旁的苏小倩神情高傲盯着她,温馨直觉她讨厌自己。

她感觉有股眼神盯着自己,转过头看了一会,「你不想跟我当朋友吗?」温馨挑眉,「对,我们身分差太多,你也知道老师教我们不要跟放牛生混在一起,现在跟你一起搭车我很怕有人会看到。」

他不以为意勾唇,「我不介意,反正只要让人觉得我缠着你不就好了,所以我们来交换LINE吧?」

他拿着手机要温馨在搜寻栏打下自己的ID,加入后并传着贴图。

隔天一早温馨再次被韩老师叫去,谁都没想到戴圣育竟然偷打小报告,指控温馨联合梁澄欺负他。想当然韩老师信以为真,一大早就命令温馨一个人到办公室报到。

她瞪着温馨,「既然答应要教人为什幺不好好教,跟一个放牛生欺负自己人?」

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_美红白洁列车被

她的言下之意,梁澄是放牛生,戴圣育却不是。真好笑自己的儿子就是放牛班,这偏心也太夸张。

没有做过的事温馨死都不会承认,她恶狠狠瞪着,「戴圣育跟梁澄有差吗?功课烂又是放牛生。」

温馨的话却让英文老师一句话也回不出来,她明白自己的小孩很丢脸,明明身为老师,儿子不但经常惹祸翘课,她却不敢告诉同事戴圣育是她的孩子,一直以来都以老师学生的身分相处,那次只是意外不小心被温馨给发现。

韩老师也不想跟温馨闹翻训着她,「以后别跟梁澄走太近,一个是学霸一个是学渣,这样对你的前途一点帮助也没有。」

不知何时梁澄躲在门口偷听。

温韾余光瞥到梁澄露出悲伤的表情,很快又勾唇笑着,「我不会跟温馨走太近,因为她是资优生,我会碍到她了。」

他当然明白自己不能接近温馨,传出去对她日后的生活绝对有影响,但她又很想跟温馨当朋友,真的跟妈妈好像好像,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。

责编:爱怼脸

版权作品,未经爱怼脸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